喧囂背后的澳門——《濠江故事》分集導演舒欣手記
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23日 11:21 | 來源:央視紀錄 | 手機看新聞


凌晨四點,女孩May坐在一臺神氣的紅色摩托車上,已經如約在酒店門前等我。按計劃我們今天要采訪報販鐘叔。鐘叔的家住在高冠街附近,他每天大約四點半會出門開始一天的工作。

澳門半島還在沉睡中,只有紅綠燈在恪盡職守。盡管多是上上下下的山路,不過坐在May開的摩托車上,我心里并不擔心。May是澳門大學的應屆畢業生,正在準備公務員考試。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,愿意早起吃苦,澳門的年輕人不得了啊。

鐘叔是一個壯實的中年人,只是頭發花白了。大家會合后,要去的第一站是《澳門日報》社。這里已經被分好摞的報紙,在等待各自被認領。

很快,鐘叔的胸前與背后都被報紙占領。他說,臺風天下大雨他也是要來取報紙的。真不知道他要怎么操作,才能讓報紙在暴雨中完好無損。

回到自己的小報攤,鐘叔先燒水,給自己泡了一壺茶。再開始著手把分成兩部分的報紙插到一起。這個小報攤在一個居民區的小商業街上。

鐘叔說,他一會兒還要去幾處不同的地方去取報紙,插好的報紙會擺放在報攤上,早起的人們如果需要,就自己取走,主動留下買報錢。他從不擔心報紙會丟。

凌晨七點,更多的報紙被取了回來。與此同時,附近茶餐廳里,早起的老人們聚在一起,就著熱騰騰的咖啡或奶茶,展開手中的各種報紙,瀏覽著,分享著。這是他們一天開始必不可少的儀式。

待所有報紙取齊之后,鐘叔的妻子會來看報攤,他接著去各處送報,最遠要送到橫琴的澳門大學,完事要十二點多了。

鐘叔來自內地,他過來澳門接手了父親經營的小報攤,一干就是三十年。三十年里,他沒有休息一天。記憶中可數的兩次外出,一次是一個下午去了趟香港,晚上就回到了澳門。

還有一次去珠海參加宴席,也是完事就出關閘打車回家,沒有一次耽誤早上出門取報。盡管隨著時代的發展,紙質報紙不斷式微,但鐘叔始終忠于自己的人生選擇,日日勤勉。

我被他們質樸的笑容和真誠的話語深深震撼了。他們投身的行業隨著時代的變遷離開了人們的視線,但他們依靠著本性的良善找到了各自繼續生活的勇氣和目標。

他們的生活與華麗無緣,卻不失高貴。幾十年自覺地堅守,無悔地付出,只為忠于自己的內心。

從澳門回北京之后,有時會在下午二點多有點晃神,不自覺地想到,在澳門路環荔枝碗的信榮船廠里,此時一定又響起了電動打磨機的聲音,那是談師傅正在打磨模型船的某個部件。

而此刻張師傅一定又在賣力地拌著狗飯,心里想著要給那只年紀最老的黃狗單準備些狗糧,不要忘了給眼睛發炎的大黑帶上眼藥……

需要多久和多少理由,可以愛上一座城市?

愛上澳門,于我,只用了一個下午,只因為結識了那么幾位質樸溫暖的老人。


 

中央新影集團
官方網站

掃一掃
立即關注

關注新媒體

最新資訊 更多
分享
1 1 1
云鼎彩票是黑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湖北30选5走势图2元网 大乐透玩法新规则2019 陕西快乐十分经验 基金理财平台有哪些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 甘肃11选5开奖怎么玩 福彩3d预测 福建快三app 提供四肖期期准准管家婆幽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