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舊的你,有淡然從容的樣子
——《濠江故事》分集導演岑嵐手記
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23日 11:08 | 來源:央視紀錄 | 手機看新聞


 

澳門雖然與香港毗鄰,但兩座城市的氣質是截然不同的。“一國兩制”的實踐,在澳門有著深厚的社會基礎,也有著群眾的向心力作為依托。很多人眼中的澳門特色是多元文化的融合,但我在拍攝《南獅情》的過程中不斷發現,“傳統”才是隱含在這座城市中的主旋律。

剛來澳門的時候,這座城市樸實無華的外表讓我很吃驚,這里就是全球人均GDP前三的城市嗎?它也太“低調”了吧?當我走進尋常百姓生活的老城區,就仿佛走進了歷史深處的某座嶺南小鎮,那種感覺很奇妙,仿佛有一座城市隔離了時間,就在那里安安靜靜地存在著,遺世獨立。

人們的生活中處處透著中國的傳統味道,過年做什么,過節吃什么,供奉上香擺什么,種種細節都透露出這是一座“念舊”的城市。

我在一條小巷中拜訪“結義堂”之后,當即決定拍攝這個選題。這個百年南獅組織的運行方式以及內部會員們的心態,真的太“澳門”了。

先說說我所看到的澳門。

澳門的面積只有兩個北京CBD商圈這么大,隨便坐一輛公交車,一路上來的乘客里,幾乎有1/4都互相認識,阿姨婆婆之間聊個不停,只有相熟的人在一起,才會有這樣的場景。我的微信里加了很多澳門的拍攝對象,慢慢你會發現,他們竟然幾乎全部都有交集……澳門是一個熟人社會,熟人之間組成了很多社團,大家互幫互助,形成了一種溫暖的氣場。

由于澳門小,福利又好,急功近利的心態自然就少了。也正因如此,結義堂這樣的組織在今天才有存在的土壤。全義務運作,沒有外部資金,只靠極少量的商業表演來運營,結義堂憑著熟人之間的扶持和互助,頑強地活了下來。

不止是結義堂,幾乎全澳門的南獅組織都曾經是以這樣的方式運作的,即便另一個改良派的南獅組織——羅梁體育總會也曾經是如此。能夠在今天的澳門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這種民間組織古老的運行方式,真是一種幸運。當結義堂的師傅們說到自己受限于場地、資金,那一絲難以察覺的失落從臉上一閃而過時,我內心其實是對他們充滿敬意的。因為如果沒有這群堅守初心的“保守派”,我們便無法接觸到如此鮮活的歷史。

結義堂人在老會址里喃喃地說:我們也不想做很大,我們就愿意像原來一樣,慢慢地做,慢慢傳下去,能有人以后還上來(結義堂位于柿山上,雖然現在那里已經看不到山,也沒有柿子樹了,但地勢還是略高于周邊) 我們就很開心了。

這次拍攝中,我們發現,很多20多歲的年輕會員也會利用自己的業余時間投入到很多繁復的工作中,他們是心甘情愿的,這說明結義堂已經培養出了新一代真正屬于他們的會員,我也為結義堂感到欣慰。

基于這種觀察和感受,我沒有從故事出發,而是把表現城市氣質和機構的運作放在第一位,但我可能太自不量力了,在拋棄了紀實跟拍的常規操作后,成片在觀感上可能有一種很大的遺憾。但多多少少,我還是遵循了內心想要表達的對這座城市的真實感受。因此這集片子可能不是最好看,最吸引人的,但我希望澳門人看了,會覺得我講的是一個相對準確的澳門故事,這便是對我的安慰了。

也非常感謝在這一過程中,給予我各種幫助和寬容的同仁和長輩們。


 


中央新影集團
官方網站

掃一掃
立即關注

關注新媒體

最新資訊 更多
分享
1 1 1
云鼎彩票是黑平台